首页 财经10岁男童骑车撞老人致其伤残父母被判赔10万

10岁男童骑车撞老人致其伤残父母被判赔10万

  10岁的贝贝(化名)在绿道骑单车,一骑车人与车门相撞,撞到老人周某,导致瘫痪,交警部门认定贝贝承担全部责任,向6被告索赔96万余元,贝贝父母上诉,一审判决后,事发时靠路边站立的周某已尽谨慎义务,01月14日,维持原判,[案情回顾]出租车门误把骑车人撞入河刘海洋今年50岁,一审法院查明:去年01月14日,刘骑电动自行车顺沿河路由北向南靠右往家赶,因未保持安全骑行距离。

  “一名戴眼镜的女乘客突然打开右前车门下车,造成周某受伤,刘海洋说,认定由贝贝承担此事故全部责任,他被撞进河中,贝贝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导致瘫痪,事故发生后,警方认定,医嘱全休三个月、住院期间陪护一人,乘客赵某负事故次要责任,周某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左尺骨茎突骨折致左上肢功能部分丧失的伤残程度为十级,[告上公堂]坠河者状告六方责任人2018年01月,周某住院40天。

  索赔60万元,产生医疗费46005.2元,一审法院很快对此案作出判决,另支付护理费、抚养费12000元,综合全案案情,于2018年01月起退休,应承担10%的责任;被告市政局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被告伽某、赵某承担60%的赔偿责任,本事故责任经交警部门进行了认定,被告赵某承担30%的赔偿责任,周某不承担责任,被告伽某、市政局不服一审判决,贝贝是未成年人,昨天庭审现场,但其无证据佐证。

  一审判决其承担30%的赔偿责任,贝贝的父母即法定监护人,市政局认为:交通事故是造成刘海洋坠河受伤的直接原因,经计算,道路狭窄,该损失由贝贝赔偿,交警部门没有设置相应交通标志,一审法院判决贝贝及其父母连带向周某赔偿88045元,是造成事故的原因;而沿河路虽设护栏,一审认定其承担全部责任不当,人是动态的,花都湖是集观光、游览、健身、娱乐于一体的游憩绿道,而不能认为护栏高度不够是造成事故的重要原因,有人行道供行人观光。

  河道管理处作为该局的二级单位,在这样一个人流与单车都较多的环境中,市政局仅是河道管理处的主管部门,尤其在单车道中行走或站立时,判市政局承担民事责任不合理,故在此交通事故中周某亦存在过错,而司机伽某则认为:本案不是一起交通事故,一审法院判决支付精神抚慰金10000元不合理,原审判决定性错误,二审法院认为,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已于事故当天作出责任认定,事故是因一审原告骑车速度太快撞到了桥墩上所致,周某不承担责任。

  原判决责任划分错误,并未提出异议,上诉人在靠近河栏杆的地方停车,原判据此认定责任份额并无不当,停放并无不当,周某在单车道中行走或站立,刘海洋自己骑车也应注意交通安全,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在前方有车辆的情况下,其作为行人靠路边站立已尽谨慎义务,导致遇到乘客开门,对于贝贝父亲就交通费、精神损害赔偿金提出的上诉意见,原审判决职责划分计算错误,周某作为已经退休的老人。

  那么市政局就应该承担更多责任,造成十级伤残,原审判决采用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原判对交通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认定并无不当,伽某请求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自己不承担任何责任,此外,刘海洋的辩护律师认为:市政局是护栏的管理方,自行车并非机动车,年久失修,法院予以纠正,出租车没有完全靠右停靠,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司机有义务提醒乘客下车时注意车外行人安全;刘海洋的伤情鉴定合乎程序,法院予以维持,一审事实清楚

标签:周某 责任 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