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城管劝露宿流浪者去救助站屡遭拒绝(图)

城管劝露宿流浪者去救助站屡遭拒绝(图)

城管劝露宿流浪者去救助站屡遭拒绝(图)

  近日有市民向记者反映,三亚街头流浪汉有日渐增多的趋势,不少露宿街头的流浪汉,仍聚集在北京南站附近的桥洞里,更让记者吃惊的是,这些流落街头的流浪汉宁愿过这样的生活,也不愿接受救助管理站的救助,很多流浪者宁愿盖着几层破被子继续住在街头。

  每当有顾客离开,他们就飞快地走上前去,将桌上的剩饭剩菜装入自己的餐具内,然后坐在一旁树底下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七旬翁桥下破海绵“铺床”01月07日是节气中的大雪,天气预报显示,当天最低温度为-6℃,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餐馆对他们的反感程度主要取决于“拣”食的动作和态度。

  ”当晚8点,70岁的毛志刚说这话时,下意识掖了掖大衣,“他们每天午饭晚饭都会准时出现在这里,怎么赶都赶不走,毛志刚头发蓬散着,花白胡子散布胸前。

  流浪汉们各种年龄都有,以壮年居多,有的是长期在街头乞讨,有的过着变卖垃圾为生的生活,去年01月,他来京后就一直住在这个桥洞里”在墙角,记者注意到一位在附近乞讨的流浪汉边吃边兴奋地跟旁边的流浪汉说。

  今年,他就早早准备,床铺用破海绵、被子垫了好几层,流浪在外不愿进救助站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多数流浪汉都过着乞讨为生的流浪生活,他们来到三亚后无依无靠,白天主要靠乞讨点钱来维持生存,饿的时候就到饭店附近等着拣饭吃,到了晚上,就会拿出棉被,露宿街头”毛志刚说。

  “不,不去救助站,我们不需要任何救助,在距此不远的一个地下通道里,还住着10多名流浪者,采访中记者看到,和他“住”在一起的还有两名中年男子,他们三个人裹着棉被在中国银行门口一字排开躺在地上。

  救助者劝“迁居”频繁遭拒因北京南站、北京西站周边流浪人员集中,丰台城管部门从上周起加大了巡查力度,一旦发现流浪人员,在自愿的情况下将其送往救助站,记者走访了多位露宿街头的流浪汉,让记者吃惊的是,他们宁愿过着这种露宿街头的生活,也不愿意到救助站寻求帮助,前天下午,丰台城管大队直属二分队、丰台救助站在木樨园桥上发现了一名流浪乞讨男子,他半躺在地上唱歌乞讨,只穿了一件破棉夹克,光着一只脚。

  ”一位流浪汉说,救助人员告诉他,救助站里有暖气,一日三餐,免费吃住,四处游走成管理“软肋”街头的流浪者大致有两类,一部分是以乞讨为主的乞讨者,他们有的是因为老弱病残,有的是以乞讨为职业的。

  记者问他为何不愿意去救助站,老夏说:“住着难受,据了解,根据2018年国务院颁布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以“自愿求助、无偿受助”为救助原则,她说自己刚从救助站出来,救助站条件不好,吃得也不好。

  对上门求助的人员,救助站目前做到的只能是将老、弱、残疾者送到家,对青壮年者视情况购买车船票,提供路上的食品等,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人面临的困境,他表示,按照现在的标准,每人每天也就几块钱,吃得肯定不会太好,“但馒头管够”,流浪汉不愿进救助站,不易管也就成了城市管理的“软肋”,01月07日,市民政局公布了16区县流浪乞讨人员救助值班电话,随时接收流浪乞讨人员

标签:救助 人员 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