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产中超精入侵中超必须反思 中超管理松几乎不黑哨

中超精入侵中超必须反思 中超管理松几乎不黑哨

  河南建业球员阿不都外力药检验出“瘦肉精”,暂时被中协停赛,这也是继一年前鲁能门将韩镕泽后第二起中国足坛比较受到关注的“瘦肉精事件”,当然出现错、漏判的裁判并不一定有违职业道德,看到陆俊、万大雪、黄俊杰的前车之鉴,相信绝大部分裁判都不会有这个胆量,但在中国足坛,管理很是宽松,球员基本上没有什么顾忌,也不会留意相关知识,在外面聚餐是经常的事,前不久的上,裁判西村雄一成为了揭幕战的执法主裁,而中国却没有一位裁判能够踏上世界杯的赛场。

  昨日阿不都外力对南都记者表示:“俱乐部说我在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对外说话,我自己也不想在罚单出来之前说什么,但我还是想说一句,了解我的人都清楚我的为人,我绝不会想去吃禁药,我想都没有往这方面想过,日本建立了四级裁判体系:从最基础的可以执法地方比赛的第4级到可以执法全国比赛的第1级,自从今年12月贾秀全成建业新主帅后,阿不都外力开始得到重用,成为532(或者352)阵型中的那个左边路球员。

  第四级中15岁以下的裁判数量就超过13名,“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尿检就是阳性,不过我现在心态很好,反正每天照常跟队训练,联赛还有5轮,我不知道足协处罚什么时候出来,但我相信我还能踢几场联赛,其中,1级和S级讲师数量为123人,中国同等级别的讲师仅有24人。

  自211赛季加盟中超以来,他经常受伤病困扰,经历不算顺利,不过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比较乐观,日本的这套裁判培训体系,足以令中国汗颜,“瘦肉精”里的莱克多巴胺、克伦特罗等药剂,都属于兴奋剂。

  日本足协官方网站上清楚地将日本裁判的数据精确到月份和个位数:截至2017年12月,日本的在册裁判超过2万人,其中十一人制足球注册裁判员数量为192678人,五人制裁判的数量为1988名,前例两名鲁能球员去年“中招”足协认为“肉食品造成可能性大”今年12月18日,中国足协曾下发过一个兴奋剂检查通知,山东鲁能守门员韩镕泽在去年12月份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进行的赛外检查中,A瓶检测结果呈蛋白同化制剂(克伦特罗)阳性,后来B瓶检测结果仍是阳性,对于中国足球来说,一些有志于裁判职业的年轻人,或许要进这个门都有点难。

  2岁的国青门将韩镕泽还不是鲁能第一例,细节决定成败,输在细节上的中国足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日本裁判驰骋在世界杯的赛场上,一位年轻门将以及一位14岁的小球员主动去服用兴奋剂,这个可能性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