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从作业入手规范义务教育办学秩序

从作业入手规范义务教育办学秩序

  近日,某媒体援引浙江杭州一名网友的爆料称,其女儿在余杭一所小学读二年级,最近老师把学生分三种——“精英组、平民组、麻将组”,这两份文件从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出发,加强作业管理,叫停“家长作业”,受到部分家长、学生的欢迎,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类似的事情在教育界被诟病过多次,作业是学生进一步熟悉和掌握课堂所学知识与技能,并运用其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过程。

  不是道理没讲清楚,而是旧的观念仍根深蒂固——眼里只有分数,把学生当成应试的机器,不顾及其感受,看上去,或许一门功课的作业并不多,但学生要面对诸多课程,多个老师同时布置作业,就会导致作业量多得学生受不了,这是因为孩子的智力发育有早有迟、天赋各有不同,单凭主观臆断或是一纸试卷就将学生分成好生和差生并不科学。

  为了提高学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教师往往会选择一些超“纲”超“标”的作业,以致出现偏题、怪题,学生感到难度太大、负担很重,以往,人们对校园歧视每每义愤填膺,但也止于口头上的敲打、舆论上的谴责,这虽有一定作用,但力度不够,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导致学生“谈作业色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许多作业重复训练,少有启发性、创新性和趣味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教师在教育教学中应当平等对待学生,关注学生的个体差异,因材施教,促进学生的充分发展,在实践中,一些地区开始探索作业备案制,并尝试逐步推进作业网上公开制度,对作业的难度和作业量进行常规性监督”严格意义上讲,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之类的歧视行为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近年,上海市编制《中小学生作业设计与实施指南》,引领教师开发解释性强、类型丰富、科学合理的作业,这是新时代从“有学上”到“上好学”的新变化对教师“优教”的新要求,唯其如此,才能减负、增效,对造成一定法律后果的歧视行为,更应依法追责,不能总是“民不举,官不究”或“下不为例”,让家长在学生作业本上签字,一是为了让家长督促学生按时完成作业,二是为了让家长及时了解学生的学习情况。

  面对歧视,学生和家长不妨理直气壮地说“不”,有关部门也应依法介入调查处理,这本身也是一个普法的过程,随着学校教育改革的深入,一些学校为了拓展学生视野,推出了研究性作业,让学生找材料、办小报、举办展示活动,这类作业超越了学生的能力,只能由家长代为查找资料、组织活动,“只有不用心的老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

  因此,学校不仅不得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或纠正孩子的作业错误,不得要求家长通过网络下载并打印作业,不得要求家长对书面作业检查并签字,还不应布置耗时长、动手难做、材料难找、过程繁杂等超越学生能力、明显需要家长代劳的探究性、拓展性作业,世界上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差生”,小时候反应奇慢的爱迪生、四岁才会说话的爱因斯坦、“资质平庸”的达尔文、因成绩太差被退学的托尔斯泰,众多的案例反复告诫我们,老师的字典里不应该有“差生”,每个学生都应得到平等的尊重和爱,从教育治理的视角来看,对作业的管理践行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所提出的“学有所教”的要求

标签:学生 学生 教育